“真理时时可知,却非时时可道。
天性无语,习性多言。
我内在生命的声音,无法进入你内在生命的耳朵:虽则如此,且让我们,以交谈抵挡寂寞。”

野性的火种

  华灯初上。

  我站在牢笼外,伸手抚上冰冷的牢门,却在不经意间对上了一双在笼中如星璀璨的眼,那眸中燃烧着熊熊的、不为人知的火焰。

  “噢——赫拉克勒斯!晚上好!能见到你……可真叫我高兴。”

  我几乎是病态地望着笼中的生物——那强健的四肢,有力的尾巴,破碎的牙齿,被锯掉的血淋淋的利爪,不屈的眼神,都有一种自由的傲慢。

  不像是现代的水泥森林里能有的。

  人类的都市根本不配怀抱这种高傲。

  “你那如此不屈的眼睛里映出了什么呢?噢,最漂亮的就是你的眼睛……在下拙见,见笑了。能捕到你可真意外,抛开为了得到你而付出的代价不谈,你可真漂亮啊……”

  我喋喋不休,却只换来长时间的沉默和一句短短的话。

  “我见过的最吵闹的葵花巴丹也比你好许多。”

  “哦?你还会说话……可真讽刺。谈谈天怎么样,小老虎?”

  不等回复,我便自行开始:“我是个生物学家,自我干这行以来就从未见过和你同一品种的野生老虎——别提了,动物园里的那些依靠人类的娇滴滴的米虫又算个什么呢?接下来的计划是一连串的实验,白天你就留在动物园,晚上我会过来。你呢——哦,是不是还想着从这里逃脱呢——不太可能让你回森林去了,那儿不适合你,就留在这里,做一只乖乖的小鹿崽……”

  又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我能听见它的呼吸声,却听不见我的。可能我早就死了,可能它正在死去。

  “不同意又怎样呢?你现在有什么力量能与我抗衡?还是说你期望锯掉的爪子和牙能给你自由与新生?说点什么豪言壮语?咬死我吗?——笼子的门开着呢,出来走走?”

  “愚蠢的人类!你把自己当作救世主了?你哪来资格毁灭我的荣耀!”虎啸里的怒气一声甚于一声,我能看见那沾满新鲜血滴与陈旧血块的巨爪似乎已经开始向我迈来。

  不知为何,我心里却满溢喜悦。

  “……你可真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让任何人类给你来歌功颂德都不为过。”我的声音极轻,像是在吟诵圣洁的诗篇,又像是在低低地哽咽。

  脚步一步步向我而来,但我没有逃开。

  我爱它,这头高傲的老虎,但我同时又保持着一种微妙的轻蔑与怜悯——太值得我去仰望去讴歌,又太值得我去轻视去同情——它还剩什么力量呢?这残破的躯体里仍有饱满的自由灵魂,可惜却无法挣脱躯体无力的束缚。

  为何会有如此羸弱的神祇?为何会有如此软弱的束缚?何为荣耀,何为尽头,何为自由,何为禁锢,何为高傲?

  心底的声音小小的:再不跑,可能真的要死了哦。

  那种东西算什么玩意儿。眼前的高贵明亮,才是最终救赎。

  沉重的东西,压着我的胸口。是滴着血的脚掌。

  巨兽的眼神明明灭灭,最终狠狠地定格在脖子上。

  我看见它张开了嘴。嘴里是一团锋利刺眼的鲜血淋漓。

  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心情反而神圣起来——那崇高的骄傲,是祭坛上熊熊的圣火,一切都会在它面前低下头颅。

  “这样才好啊!赫拉克勒斯!幸好你还是只老虎——所以我才爱你啊!你和那些背负着虎皮的羊羔不一样啊!”

  我看不见说出这句话时,我脸上只剩病态狂乱的笑。喜悦而真诚的笑。

  那胜利的火焰,终会燃尽一切冰冷的钢筋水泥。

 

 

 

Fin.

 

 

  

注:1.赫拉克勒斯:古希腊神话中的英雄,曾完成“不可能的12项任务”,救出普罗米修斯。

2.葵花巴丹:一种非常吵的鸟。

 

 

 

 

后记

  灵感来源:布莱克《老虎》,牛汉《华南虎》。文中变态生物学家的原型是《进击的巨人》中的韩吉·佐耶。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14年的夏天写过的文章。当天晚上的脑洞真的是来的太突然,就算是作业,写的依旧很尽兴,尽管写的时候内心怀抱着很病态的兴奋。但是就是因为是作文,所以有字数限定……尽管字数超了,感觉还是有什么不够。最初的版本的结局是所有一切都是一场梦,现实中的“我”在去往动物园的路上醒来。个人认为原版结尾仓促突兀。

  至于老虎为何叫赫拉克勒斯以及题目为什么叫野性的火种,是因为在古希腊神话里赫拉克勒斯救出了普罗米修斯,而这位又是从天上盗了火种下来的。去年那个学期去动物园玩儿了一趟,看到那些动物不自由的样子挺难过。我觉得最自然的样子才是最美丽的。当然了,没有对对于那些濒临灭绝的动物伸出援手的行为有任何不尊敬的意思。

  嗯,乱入一点题外话……去年那会儿这篇是手写的,又挺亢奋的,导致我今天翻开本子一瞧——呵呵哒,字美极了,简直醉生梦死。得好好练字。

  回到正题。现在的这篇文章是今年又经推敲和修改过的,和原版差距较大,起码结局是改掉了。重写的时候也没法还原到那种病态的兴奋里去,但是越写越感觉自己在慢慢地病态起来。去年写的时候文章原意是对野生动物的保护,以及它们的自由。那个时候我的老师表示,这篇文章是和家长有关系的。当然了,不是我的家长,老师说的应该是天朝家长吧。今年写起来,总觉得味道变掉了那么一些……

  这个学期以来,先是分班,再来月考轰炸,令人分外酸爽无比。前面评论我文章的那位老师是我最喜欢的老师,可惜当初没能及时去问老师对这个的具体看法。希望还能有机会去问问……

  今天是大年初二。希望今年我能脚踏实地,好好地努力,要尽力改变“想得多做的少”的现状!

  那么,出发吧。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