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时时可知,却非时时可道。
天性无语,习性多言。
我内在生命的声音,无法进入你内在生命的耳朵:虽则如此,且让我们,以交谈抵挡寂寞。”

当时学习全靠的是一股劲,一口气。我觉得它们起的作用还不够大是因为我自身的缺点:爱拖延,无懒惰不欢。
但是也是它们,把我送进了这所学校。我都没想过我会进这所学校,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它,但也算不上讨厌。
我唯一爱着的只有我的目标,这段路上我会去到的终末。而我的那股劲、那口气就是因为我的目标才有的。
真是个不错的过程。高岭之花将开,隐约香气引得路人不顾一切地爬上山峰。而路人最终得到的并非先前梦寐不忘的,尽管他离那朵花只有寸步之遥。
他很明白,那一点点的距离却是一辈子也跨不过去了。那花是为他开的吗?是和不是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异常愤恨与难过。所以一开始非常抗拒最后摘得的花朵。
有点讽刺,也真感谢命运。他失去了爬上高岭的机会,在时间慢慢的磨动之下接受了最后得到的花。他的内心还是比较抗拒,但相比之前好了一些。
路人已经开始自我怀疑。他也许很快就要把自个儿在下一条路想去的终末丢在一边了。

窗外有蛙鸣声。现在是深夜。白天有蝉鸣。蝉鸣很吵,不如蛙鸣灵动清脆,且缺乏时起时伏的美感。
也许是有很多情绪被我强行押下。改天要找个机会,挺着腰板直视,愤怒、悲伤、迷茫和畏惧不是什么罪过。
希望早日能冷静面对。现在能做的只有努力。

 补充:那时候听Keep on keeping on,听到这段都会自我鼓励:那是那所学校在说,我在等你,不要害怕,相信自己。你会来到这儿的。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