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时时可知,却非时时可道。
天性无语,习性多言。
我内在生命的声音,无法进入你内在生命的耳朵:虽则如此,且让我们,以交谈抵挡寂寞。”

半夜睡不着,想到白天读的东西。“他们关于善恶的言论,倘若那是真的,我的人生,便只是一桩漫长的罪行。”深夜面对这句话时不知是苦涩还是无奈。

引号内内容来自中华书局的《沙与沫》,李家真译。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