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时时可知,却非时时可道。
天性无语,习性多言。
我内在生命的声音,无法进入你内在生命的耳朵:虽则如此,且让我们,以交谈抵挡寂寞。”

月桂树与梦魇(8.23早晨摸鱼)

早上做了梦。无论在梦里还是现实,它都令人不舒服。

她犹豫着要不要去拥抱父亲。
她和父亲之间仅仅隔了半个客厅,她却捧着手里的杯子走不动道了。
人对于不同的对象会保持的最近距离不同,血脉之亲,我去抱一下没什么的。她想。
她转头看看父亲。男人在沙发上睡着了,她觉得他的面孔很疲惫,看着他面孔的她却更累。
深夜。金色的圆图钉钉在天空。
房子漏水了,雨水在经过漫长的迁徙之后终于在她身上落脚,长时间的漂泊不定终于换来一个安稳的巢穴,水滴折射着狂热的、在终点前的狰狞与欣喜。它们在她身上摔得粉碎,透明的血液流过额头鼻子嘴唇,沾湿衣服。
我也许不去拥抱父亲比较好,虽然我们之间会因此缺少血脉间的一些东西,但是......
她因为孤独和胆怯在原地站着,疼痛的脚底生出细细密密的树根,沿着腿缠上来,经过腰,奔过脖子,遇上面孔,在眼睛稍稍迟缓了一瞬,带着初生的无畏盖了过去。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