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时时可知,却非时时可道。
天性无语,习性多言。
我内在生命的声音,无法进入你内在生命的耳朵:虽则如此,且让我们,以交谈抵挡寂寞。”

那会儿心里有股子不好明说的不满。这其实不能怪任何一个人。尽管到现在我还是无法正确面对这样的情绪...但外在反应没那么强烈了,会在提起的时候还觉得不舒服。
我对那件事儿的看法根本还没改变呢,也许只是把情绪埋藏起来了。所以无力感减少,眼泪不再流出来了。
三年前的抉择可真艰难啊(笑)这话可没半点的讽刺意味。只是纯粹感叹。
任性的我啊。
人都是贪心的。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