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时时可知,却非时时可道。
天性无语,习性多言。
我内在生命的声音,无法进入你内在生命的耳朵:虽则如此,且让我们,以交谈抵挡寂寞。”

8.4日 深夜摸鱼

  “你看那条线。它待会儿便要从那底下跳起来……跳起来。”

  它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视线被淹没在远处的海平面。近而遥远。

  那下面可能藏着个红通通、发烫的怪物吧。奇妙的怪物会发光。

  干巴巴的天空却下起了雨。雨水在光线下被染成红色、橙色,像丙烯颜料那样狂暴地砸在老头儿身上,击中光秃秃的头顶,跳进干涸的眼眶,再带着比海水味道清淡的咸水从他刀刻的皱纹里悄悄逃走。

  太可怜了。它起身甩甩身上的水。

  就没把伞来挡住这老头儿心里的大雨,不让它们像子弹似的把他打个对穿、浑身跟那怪物一样红通通吗。

  老人嗅着雨水里那种粗暴的恍惚,在沙滩上跑了起来。狗像紧抓着他裤腿般随着他。

  这老头儿疯了吧。他的身体自由得像空气,心却像被什么东西紧紧攥住一样紧张着,为了得不到的一切做了个亡命之徒。

  真的有意义,真的没有意义。

 

 

 

2016.8.4 夜11:45

老人和狗海边观日出的故事。





今天受了点刺激.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