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时时可知,却非时时可道。
天性无语,习性多言。
我内在生命的声音,无法进入你内在生命的耳朵:虽则如此,且让我们,以交谈抵挡寂寞。”

  咕咚咕咚。

  他的身体被水紧紧抱住。他被生命的源头以死亡的力气给抱住。

  好像睁开了眼睛,但又好像是濒死幻觉。皮肤闪耀着冰冷光泽的大王乌贼在追逐一只年幼的抹香鲸……沾染着恐惧和生命鲜艳色彩的尾巴奋力拍水,他却什么也听不见——可能耳膜早给水压碎了吧。他厌恶的乌贼在追逐的道路上遇到了他,像路过一个不起眼的路标一般与他擦身。

  它的眼珠子是不是有我脑袋那般大?它的触须是否能将我挤成肉末,就像凡尔登绞肉机里的那种?它的吸盘……

  咕咚咕咚。

 

 

16.8.5  下午3:29

年轻男人掉进深海。不知道他看见的到底是不是幻觉,也不知道他最后是被水压给挤碎、还是被鱼群吞噬。

反正我是讨厌并畏惧着大王乌贼的。它体型太庞大,也太凶猛了。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